当前位置:

湖南最后的慢火车③|7266次:其实我就叫“扶贫公益火车”

来源:红网 作者:刘璇 编辑:曾拥璇 2019-06-20 23:01:02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有时候,慢也是一种情怀。当高铁时代呼啸而来,城市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之时,在湖南怀化,依然有四趟没有空调、没有软座和软卧、逢站就停的绿皮“慢火车”,它们穿行在大山深处,为沿线的菜农、果农、居民、铁路职工和学生慢下来,它们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它们是7269/7270、7272/7271、7266/7265/7267、7275/7274/7273次列车!

红网时刻新闻推出“湖南最后的慢火车”系列报道,以图、文、视频的形式,全景呈现和记录四趟绿皮慢火车的扶贫之旅与时代使命。

湖南最后的慢火车①|7272次:没有这趟车 我们会穷一辈子

湖南最后的慢火车②|7270次:就算亏,也要为苗族侗族村民开下去

7266次列车特写|跟完最后一趟车 车队老书记退休了

红网时刻记者 刘璇 摄影 徐士洁 怀化报道

【火车自述】

我是怀化—澧县7266/7265/7267次慢火车,我是2006年来这条线路上服役的。每天早上7点从怀化火车站发车,经张家界,傍晚16:28到达常德澧县。稍作休整后,17:08分从澧县返回张家界,第二天早晨8:30分再从张家界返回怀化。

因为票价低、逢站停、速度慢,大家又叫我“慢慢游”或者“扶贫公益火车”。据说,全国共有81对这样的扶贫火车,原来我还有这么多兄弟姐妹散布在祖国的西南、西北和东北偏远的贫困地区,我们为了同一个目标一直朝前奔跑着。

10.jpg

怀化—澧县7266/7265/7267次慢火车。

“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清晨,走在去怀化火车站的路上,见到的场景与木心诗歌《从前慢》里的描述,如出一辙。

直到早上6点25分,天色渐亮,火车站前的人才慢慢多了起来。

候车室里,一些村民正在闲谈,脚边放着大筐小篓的蔬菜水果、鸡鸭牲畜格外惹眼。“他们就是今天要坐火车去赶集的沿线村民”。广铁集团长沙客运段综合车队党总支书记郭毅告诉我们,农历逢十,我们刚好碰上了麻阳附近大龙村赶集的日子。

7266次列车途经麻阳、泸溪、凤凰、吉首、张家界等县市的乡镇村庄时,几乎每隔10分钟就会停靠一站。它像一辆加长版公交车,方便当地贫困山区的人们经商购物、求学求医、走亲访友。

8.jpg

坐火车去赶集的沿线菜农。

便民:每隔10分钟就停靠一站

清晨的火车站蒙着薄薄一层雾气,早春的凉意向两面透风的站台上袭来,行走的旅客不由得裹紧了衣服。

早上6点40分,7266次火车已检修完毕。郭毅和客运段乘务组的几位列车长,守在各自负责的车厢旁,随时准备组织旅客上车。

7点整,随着车头发出“呜······”的一声长鸣,7266次火车开始了新一天的旅程。

这列“扶贫慢火车”往返于怀化和常德澧县之间,全程300多公里,历时9个半小时,沿途几乎每隔10分钟就会停一站,共停靠41站。

50岁的贺大娘每天这段时间将一大筐香椿和野葱从象鼻子运到麻阳,赚个几十块钱后,再坐反向的同趟火车回家。今天,她准备将这一大筐菜带到大龙村的集市上去卖。

青翠的野葱、鲜嫩的香椿正是春天生长的时令野菜,这会它们正在贺大娘的筐子里散发出浓郁的香味。据她说,野葱是前一天在村子里挖的,香椿也是刚在树上摘下的嫩芽。

“这是在山里摘的野生的,全是芽子。清热解毒,吃了不染病的。”贺大娘拿起一把香椿,在车上就开始兜售起来。“香椿1块钱一把,野葱3块钱两把。”

黄金坳的村民李家训背着自家熏的5大块腊肉和两大块腊牛肉登上了慢火车,准备赶往今天赶集的大龙村。这样的运送是常事,哪里赶集,他就把东西运往哪里出售。今年65岁了,他不再外出打工,而是靠卖点自家农产品挣点钱。

7.jpg

大龙村的集市就设在火车站内,大大方便了山区群众。

利民:最低票价仅为1元

这列火车,最低票价仅为1元,到张家界15.5元钱,坐完41站全程的票价为23.5元。

慢火车大多途经偏远的贫困山区,平均客座率不到40%,铁路企业为此承担了大量的运营亏损。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票价却13年未涨。

“麻阳、吉首、张家界这几个大站上来的人都是有票的。小站上来的人一般给1块钱,也不问你要票。”1块钱的火车票,机子是打不出来的,列车员通常收了3个人的钱,才能够打出一张车票。

旅客中好多是经常坐车的熟面孔。他们挑着鸡蛋、鸭蛋、禽类、鱼去小村庄赶集,或者去县城售卖。“我跑客运这么多年,除了没看到过赶牛上车的,其他的都看到过,包括猪。”郭毅说。

“看着他们日子一天天变好,我也为他们高兴。”长沙客运段第三乘务组列车长刘曦每次看到熟悉的菜农上车,都会跟他们打招呼,菜农偶尔也会主动跟他打声招呼。

每逢周末,乘坐火车的旅客又多了一个群体——去县城上学的孩子,他们通常会坐满大半个车厢。去麻阳的汽车票要8块、10块,来回将近20块钱,不如坐火车来得便宜。

35岁的村妇陈娟计算着,如果外出卖货坐汽车,车费得去掉营业额的一半,是赚不到什么钱的。

6.jpg

7266次火车最低票价仅为1元钱。

帮民:打开农货的四季销路

列车到达今日赶集点大龙村的时间是8:16,集市就在火车站内,出了站台拐个角就是。

贺大娘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下了火车,她将香椿和野葱快步背出站,想着要去集市占一个好码头。

“这列火车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主要是让农货有了销路。”陈娟的老公在长沙做木工,收入还可以。但因为家中有4个孩子要养,所以平时她就在乡下收点农货去集市上卖,补贴家用。

村子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老人迈不动腿脚,陈娟就成了他们的传送带。这些时蔬水果、野生山货被火车带出大山,换成钱,再从城市买回必要的生产资料和日用品。

“麻阳是水果之乡,每一个季节都有特色水果。现在是血橙,枇杷马上要成熟了,接着就是桃、香瓜、西瓜······”陈娟对接下来夏秋季节的农货销路信心满满。“吉首有水果市场,可以直接卖给批发商,也可以挑担去零售。”

3.jpg

野葱在集市上是很受欢迎的时令菜。

家住怀化市区的聂艳红有个闺蜜,老家是大龙村的,这次她俩一起过来赶集。“想来乡下买点东西,自家菜籽榨出来的油、自家谷子喂出来的鸡······都是绿色又安全的。”

怀化到麻阳周边的村庄大概5天有一次赶集,聂艳红都是常客。“坐火车很方便的,开车要走盘山路,绕两三个小时,晕车的人是受不了的。”

13:13,列车返回大龙村。

菜农们早已挑着空筐空篓,在站台排队等候。而从城里来乡下赶集的聂艳红,左手一只鸡,右手一桶油,肩膀上还挎着一袋地木耳和鱼腥草,一脸的满足。

贺大娘坐上了返程的列车,休息片刻后,她掏出了今天赚的钱,一张一张小心翼翼地数着。

慢火车继续在崇山峻岭之间穿行,这条山区百姓出行的生命线,像蜿蜒无尽的铁轨一样,一直延伸到大山之外的世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交通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