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00万人排队退押金 ofo长沙办事处搬走不知所踪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黄亚苹 编辑:曾拥璇 2018-12-26 09:34:23
时刻新闻
—分享—

退押金难、坏车多,不少市民弃用ofo长沙分公司办事处今年10月搬走,不知所踪。

document_news_content_5c21ff1496614.jpg

▲在原ofo长沙分公司办事处,黄色的品牌标识还残留在黑色的隔断板上,目前该办公室已变为一个期货公司。

它,2016年率先进入长沙,成为长沙共享单车抢位战中的首批玩家。

它,在拿到7亿美元投资后,开辟西雅图、圣地亚哥、华盛顿等4处海外业务,开辟了共享单车领域的第二战场。

在2018年最后一周,昔日凭借“小黄车”风光无限的ofo走向崩溃,一切关于它的风光往事都戛然而止。等待ofo的,是千万名消费者的声讨。

故事1

退押金排到1200万名以后

黄女士是共享单车的忠实用户,从酷骑到小黄车、摩拜、哈罗单车都骑过。“小黄车的骑行感觉很轻便,但用久了就发现损坏的单车太多了,有一次找了5次都是坏车,最后还是骑走了一辆摩拜。”此外,她认为ofo不人性化的一点是扫码开锁后发现车是坏的,但钱扣了却不退款。“之前还找不到退押金的入口,感觉很隐蔽,还是同事帮我找到的,有好几个选项界面。我现在账号里还有134元,但我还是决定把押金退了。”

12月21日下午,她打开退款页面显示前面有12488798人在排队,12月24日下午4点20分,她再次查看退款队伍,减少到12428364位。3天时间减少了6万人,每天减少2万人。按照这个速度,要近2年才能退到款。

故事2

“机智如我,早把所有押金都退了”

“还好我比较机智,老早就把ofo押金退了,现在只使用免押的。”长沙市民和小姐说,之前除了跟风外更多还是根据实际需要注册的,比如ofo、摩拜、哈罗单车在每个地方分布不均,每次出行可以根据情况来选择品牌。“自从酷骑单车300元押金退不回来后,就把所有注册过的共享单车、充电宝等的押金都退掉了,六七个品牌,光押金就有1000多元呢。”

【调查】仅两成多消费者成功退押金

12月24日,针对ofo小黄车的使用、押金退款等问题,记者随机采访了30位市民。调查发现,83.3%的受访者表示用过ofo,16.7%的人则没有使用过,现在依然使用的只有20%。

对于是否申请小黄车退押金的问题,退款成功的只有23.3%,10%的人还没有申请退押金,另外有66.7%的人申请后还没有退款。在这些用户中,卸载ofoAPP的人占到63.3%。这些用户反映,小黄车数量越来越少。押金不好退也让一些人放弃ofo,选择其他共享单车出行。

记者查询到,ofo长沙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分别于9月11日、10月5日停止更新,而总部微博于12月17日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后,再未就退押金发布声明。

【追踪】原ofo长沙办事处变期货公司

12月24日,记者来到长沙劳动西路恒力卡瑞尔写字楼,这里的705室曾是ofo长沙分公司办事处。入口处一块黑色的隔断板上,黄色的ofo字母还未来得及摘下,装饰字画、办公桌椅、清洁工具杂乱地堆放在门口。一侧的展示墙已贴上一家期货公司简介,这意味着,ofo在长沙已没有固定办公场所。

据大厦安保人员介绍,办事处于2018年10月搬迁,仍拖欠不少物业管理费及房租,近两月有不少人来公司讨要工资及单车押金,但最后都悻悻而归,“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能当做吃了哑巴亏。”

ofo面临的资金困境,似乎有迹可循。2018年8月,本报就报道,曾为ofo提供车辆调配服务的长沙和畅物流有限公司,向ofo追讨24万元运输费。公司负责人刘青治介绍,在双方沟通结算事宜期间,ofo声称公司资金链紧张,并且以价格过高为由提前终止合作。

此外,云鸟科技长沙区负责人余先生也向媒体吐槽称,公司从2017年开始和ofo合作,主要负责其长沙市内物流配送,共享单车大肆扩张时,ofo每天花在长沙的配送费有数万元,但2018年上半年,开始出现结款不按时的情况。余先生表示,ofo还欠下该公司物流配送费四五十万元。

【体验】一半以上小黄车无法正常使用

从2016年底ofo小黄车与永安行率先进入长沙,打响共享单车抢位战后,长沙共享单车数已经饱和,本报就其积压成山、占用人行道等现象进行报道。ofo湖南市场负责人伍科民曾表示,该公司在长沙总计投放约18万辆单车。

如今,下载ofoAPP申请退押金后,系统显示排队退款期间仍可正常用车,那么,18万辆小黄车的运维情况如何呢?记者就此进行体验。

12月24日上午,在开福区毛家桥巷这条500米的街道上,停放了数百辆哈罗单车、摩拜单车及ofo小黄车3个品牌的共享单车。从市民开锁、使用的频率来看,蓝白相间的哈罗单车似乎更受宠。

随后,记者随机挑选10辆小黄车进行体验,其中5辆出现车锁损坏、后轮爆胎等情况,已无法正常骑行使用。在不少角落,一些小黄车坐凳及把手上布满了污泥,已长期无人使用。

“2016年底ofo初入长沙时,采用固定密码的电子锁,二维码被损毁、上私锁的情况很普遍,要扫五六辆车才有一辆可用。”95后市民黄小姐介绍,目前,大多数共享单车已采用芝麻信用免押的方式,曾经的2元月卡、1元骑行6次等折扣同样不复存在。

【市民】共享单车仍是高频刚需

尽管ofo因退押金一事“赚”足了眼球,但在记者的采访中,仍有不少消费者认为共享单车满足了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需求,已成为家-地铁站、地铁站-公交站往返的最常见接驳工具,且单次1元的使用价格,不会带来经济压力。

在长沙从事互联网产品推广的唐小姐介绍,共享单车作为短途出行的便捷工具,既满足了城市交通短板,也符合绿色出行的观念,“从马厂地铁站到万国城有近1000米,坐摩的需8元,如果买共享单车月卡,就只需几毛钱。”

“共享经济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的出行市场还有很多变化的可能性。”摩拜单车创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历爆炸式增长后,摩拜正转向精细化运营,完善摩拜全生命周期,让用户看到行业更加积极的一面,“在过去的7个月,我们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但我们的订单量其实是不断上涨的。”

此外,新经济行业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监测报告》提到,预计2018年底,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将达到2.35亿,到2019年仍将保持17.5%的年增速。截至2018年5月,共享单车市场呈现两强格局,ofo日均活跃用户达到726.7万人。

记者手记

小黄车可以“黄”

但行业得回归理性

12月23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一封宣布辞去CEO业务的内部信,似乎意味着共享单车行业正面临尴尬期,一面是创始团队的陆续低调谢幕;另一面是资本回归理性,依靠大规模摆车、低价卡抢占市场的路子行不通了。

目前,“卖身”滴滴的小蓝车依旧街头难寻,共享单车行业已结束了抢占市场的“野蛮生长期”。从调研机构公布的数据来看,用户增速放缓、市场格局初现,经过多轮厮杀,共享单车竞争已略显疲态。

在“触手可骑”的市场现状下,共享单车品牌应回归理性,探索更多商业化盈利模式,实现流量变现。然而,如何避免“共享单车坟场”的再度出现、提高人为调度的销量、实现对投放单车的规范管理,是品牌方接下来面临的重要挑战。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交通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