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约车”执法难 长沙今年查处288台每台罚2万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黄定都 雷昕 编辑:实习编辑 舒悦 2015-11-24 09:41:52
时刻新闻
—分享—

11月20日,长沙市芙蓉区车辆施救站,被暂扣的“黑车”有一部分就停放在这里。记者 李健 摄

  记者 雷昕 黄定都
  
  调查动机
  
  10月,交通部发布两大文件,对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征求民意,对网络预约出租车加强管理。
  
  交通部官员更明确表示:私家车禁止接入网络约车平台。这无疑将冲击UBer、滴滴等网络专车平台。
  
  而黑车治理,一直以来是湖南交通治理的发力重点之一。
  
  近日,根据徐守盛书记指示,湖南省委督查室联合三湘都市报组织一次长沙市黑车现状暗访调研。
  
  本报记者希望通过本次调研中的观察与记录,巡查黑车之源,共探解决之道,寻找对“巡游车”、“网约车”等新问题下的新管理办法。
  
  11月17日中午,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办公室,陈平累得快撑不住了。
  
  临近春运,作为执法局副局长,各类潜行的黑车让他很难闲停。
  
  “堵的方法有了,但怎么疏还没定。”陈平说,老黑车仍在查着,这几年网络约租车也兴起,新挑战又至。
  
  在他看来,目前的网络约租车都应是“打击对象”,但他并不认为这类车要“一棍子打死”,“希望交通部关于网络约租车的新政能尽快出台,规范市场”。
  
  【督查暗访】
  
  “最严打黑区”“网约车”最热

  
  湖南省高层一直在关注营运市场的治理,省委督查室亦在近期专题调研打击非法营运:黑车如何打、网络约租车怎么管、出租车市场是否要变,均纳入视角。
  
  两天时间,两路调研组在长沙选取了火车站、汽车东站、汽车西站、火车南站等黑车扎堆的时段、路段、聚集点暗访调查。
  
  11月10日下午,由省委督查室副主任赵爱平带队调研组,冒雨来到长沙火车站,兵分两路搭车去汽车东站。
  
  在火车站出站口、售票厅附近的两处,调研组随手一招就搭上了“黑车”。
  
  通过实地体验,调研组发现在火车站与汽车东站之间,同等距离的士与“黑车”价格差距4元。
  
  四个调研点中,汽车西站黑车拉客最凶。当记者一行人走出汽车西站大厅门口时,立即被黑车“喊客仔”围住。十分钟内,至少五人在拉客。
  
  长沙火车南站一直是黑车管制最严区域。调查发现,今年查处的黑车多是“网约车”,“网约车”已成监管之外的黑车新主流。
  
  【执法困境】
  
  三大瓶颈累倒“摔跤运动员”

  
  陈平从国家摔跤运动员转业到交通系统,但黑车让他疲惫不堪。陈平说,这种艰辛,常人难味。
  
  无法可依、法律边界不清、取证难,是陈平及同事执法面临的三大瓶颈。
  
  长滞车就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大棘手问题。部分黑车主被抓后,采取弃车方式躲避罚款。而对于这些车辆的处置,目前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可依。
  
  至今,该局长滞车辆已累积到1677台,最长的有9年。单纯每台车每天20元的停车费,就给行政成本带来巨大负担。
  
  暴力抗法也增加了执法风险。长沙市仅今年就有二十多名执法队员受伤。每天堵门、跳楼威胁、尾随执法的情况,执法局几乎天天都有,甚至不乏自残者。而一些执法人员的照片,还被发到黑车司机的微信群中“示众”。
  
  “我也收到过威胁短信,我的照片也早就在黑车QQ群里公布了。”陈平介绍,今年1月,有一名黑车主的车被扣,罚款两万元后,他尾随执法二十余次,甚至拿着偷拍器暗录执法过程。
  
  而网络约租车的出现也给执法带来新挑战。11月11日,调研组暗访火车南站时,该站一名黑车司机使用的就是网络打车软件。
  
  “他们不在路边揽客,通过手机APP与乘客对接,取证更难。‘网约车’司机认为自己身份合法,被处罚后常不依不饶。”雨花区交通局武广科科长旷文国介绍,今年以来,火车南站稽查黑车260台,处罚百余台,黑车主多是使用网络打车软件的“网约车”。
  
  黑车目前已现“帮派化”,民航酒店等酒店附近甚至已形成“的霸”,不允许正常的士靠近等客。
  
  【全新挑战】
  
  网络约租车:“法无禁止即可为”?

  
  陈平介绍,截至到11月17日,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已经查处“非法营运车”1000余台,其中,网络约租车288台。
  
  除了神州专车等租赁公司的专车,私家车网络约租车均已执行最高2万元的罚款。
  
  神州专车湖南分公司经理罗卫介绍,公司今年已被执法局查过几十台。直至交通部出台征求意见稿后,公司的车才被“取保候审”。下了行政处罚通知书,暂未被罚款。
  
  对于神州专车这样的车辆,罗卫说,其定义为网络约租车。神州专车,车辆全部为公司车,司机则全部为公司雇佣的员工。
  
  “专车没有说不能搞,也没有说能搞。法无禁止即可为。”罗卫说。
  
  滴滴出行是另一家常用的网络约租车平台。相比神州,滴滴的模式更多样,包含顺风车、快车、专车、出租车等多种模式,其中快车、专车允许私家车接入平台。
  
  该公司湖南区相关负责人易杰透露,滴滴虽然允许私家车接入,不过无论快车还是专车均是通过挂靠租赁公司,再与平台签约。滴滴公司没有公司自有的车辆,司机也非员工,滴滴只是纯粹的平台。
  
  【守望者】
  
  新规若出,七成“网约车”司机要退出?

  
  今年8月,交通部发起关于网络约租车意见征求活动以来,关于网络约租车的定性出现转折。目前,在长沙市交通执法局,神州专车已处于默许合法状态。
  
  按交通部的意见稿,神州专车这种纯公司化的运营模式较为符合规定,这类车有望获得许可证。
  
  滴滴公司的情况则复杂些。
  
  “我们希望能够全面放开,不限制私家车接入,更不能一棍子打死。”易杰介绍,根据他们的统计,有网络约租车需求的人群,大多数愿接受的是“比公交车贵而比出租车便宜”这个档次。而专车较高档,需求占少数。
  
  此外,在具体监管上,是不是完全参照出租车管理,也有争议之处。“按照征求意见稿,作为营运车辆,有8年报废的年限,此外,私家车要过户到租赁公司名下,作为兼职开专车的私家车主显然不会愿意这样做。”他称,假如只允许专车式运营,滴滴平台上将近七成的注册车主要被淘汰。
  
  长沙市交通运输局运输处处长雷毅华则表示,目前执法局对网络约租车总体采取包容态度,被抓的车辆多数是出现了被乘客投诉以及在主干道拉客影响交通畅通所致。而部分网络约租车主就是曾经的黑车司机,他们除了通过网络拉客,仍会在路上巡游拉客。
  
  新闻幕后
  
  长沙“打非”25年

  
  自1990年代迄今,长沙市打击非法营运已有25年。
  
  扣车数量也正逐年递减。2013年扣车6001台,2014年扣车4000余台,2015年至今扣车3500多台。“这个数字逐年递减。”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局长何军介绍,“多年执法已形成震慑。”
  
  作为长沙市车站的最严管理区,非法营运一直是火车南站的重点整治工作。
  
  火车南站工作人员认为,对于“网约车”,只要不宰客、不乱收费、给国家交税,可允许存在。“堵是堵不住的,关键是如何规范,与的士公司平衡。”火车南站综管办副主任张新卫说。
  
  而今年以来,受网约车冲击影响,全国范围内有28个城市出现的士罢运现象,长沙至今未出现出租车群体性事件。据了解,目前,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和长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已联合成立大数据综管办。通过大数据云对接,进行联合执法,探索执法新模式。
  
  “公安监控到,排查出在全市目前有1600台车在某一个时间段频繁出入一个路口,由此认定为高度疑似黑车。再把2013年查扣的2万台非法车辆与1600台疑似车辆进行比对,可以得出哪些车辆是明确的非法营运车辆。再通过区交通运输局、街道反向查询核实司机情况,予以上门警告或纳入专车市场管理,化解一批、收解一批。”陈平介绍。
  
  雷毅华认为,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去年起增加了1000余台出租车,并于今年提高了起步价和拥堵费,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稳定了出租车行业。
  
  [NextPage]

11月20日,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展示今年1月16日处罚的第一张打击“黑车”行政处罚决定书。记者 李健 摄

   “网约车”会否合法,长沙还在等政策
  
  “网约车”或被收编?业内人士设想将与的士融合发展,互不冲击

  记者 黄定都 雷昕
  
  核心提示
  
  网络约租车出现以后,传统出租车也出现了各种声音,“是有史以来最动荡的时期”。
  
  声音的争议点在于是否准许私家车进入“网约车”平台,是否控制“网约车”数量,如何规范营运车辆和从业人员的准入门槛。
  
  长沙市交通行业主管部门、执法机构此前也均参与了相应的调研,并制定了相应的预案,同样在等待政策正式落地。
  
  他们均认为,政策将会很快到来。
  
  “你们是打的,还是坐滴滴快车来的?”11月17日,长沙福利出租车公司内,公司负责人李晓雷与记者一见面,就是用这样的问题打开了话匣子。
  
  这一年里,出租车行业备受网约车冲击,收入锐减近两成;但网络约租车的方便快捷、服务热忱,也让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开始反思。
  
  李晓雷还兼任长沙市出租车协会会长。他毫不讳言,包括他们公司在内的行业从业者、管理者,都在密切关注着交通部关于“网络约租车”的征求意见稿。
  
  【的哥心声】
  
  最抵制“黑脑壳”,能接受网约车
  
  11月13日,调查组搭上了一台坤泰公司的出租车,和司机闲聊。
  
  车主旷师傅是攸县人,在深圳开了三年出租后,来到长沙已有一年。
  
  来到长沙后,他发觉收入跟深圳差不多。对于出租车市场受到的冲击,他认为网约车对出租车有影响,不过他觉得还可以接受,“可以作为补充,在交班时。”
  
  他反感的是传统意义上的“黑脑壳”,因为这些车辆会上街“巡游”拉客,这打破了出租车的特权。
  
  在车站、机场等长途客源集中区域,有的“黑脑壳”还会公然在他们车旁抢客,有的车辆会长时间霸占在路面。
  
  还令他头疼的另外一大问题,黑车就是“套牌出租车”,也对正规出租车造成很大影响。
  
  “乘客时常抱怨的士选客、拒载,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替‘套牌车’背黑锅。”他说,有的套牌车还会装“跳跳表”乱扣费,败坏了守法出租车的名声。
  
  【市场挑战】
  
  网约车抢滩市场,的士收入锐减

  
  11月12日上午,长沙市委办公厅一会议室里,关于打击非法营运的座谈会在此处召开。来自长沙交通、公安、工商等部门的相关人员与会讨论。
  
  会上,出租车与网约车的搭乘体验,成为了绕不开的话题。一名与会者直言,有过搭乘长沙出租车不愉快的经历,“有的出租车卫生状况差,司机服务意识差,少见有主动下车为乘客搬行李箱的”。
  
  火车南站综管办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网约车的搭乘体验,相对要好过出租车。“有朋友闲聊时提到,有次上专车发现,车后座上摆着当天的报纸,还备有面包、牛奶等早餐,可以供乘客免费选用”,专车提供的附加服务,让他赞叹。
  
  在特殊天气条件下,网络约租车的优势也明显,乘客不需要在烈日寒风下长时间等车,可以让车到了住处附近再等车。
  
  市交通局调研员刘兆群介绍,目前长沙市交通布局中,公交有4380台,的士有7780台。但是预估出租车数量达到一万辆才能满足长沙市民的出行量。“长沙市有近十年未增加的士,黑车就是在这十年间滋生。”
  
  每天下午四点是的士交接班时间,正赶上下班高峰期,的士往城外跑,市民出行难。2014年8月,滴滴专车进驻全国市场就是瞅准了这个空档期。其中,长沙仅一年时间,专车注册司机多达七万,每日上线量一万。
  
  自2014年底“网约车”进入长沙市场后,到目前为止已有6家公司开展“网约车”服务。其中,神舟、滴滴、优步占市场份额90%以上。据交通部门统计,一年时间里,的士公司和司机的收入缩水近两成。
  
  虽然的哥们也装着打车软件,但乘客更青睐低价快车。同样的距离,乘客可少支付近四成。目前滴滴公司的快车服务日均订单约7万单次。
  
  【起底缺陷】
  
  低价补贴难长久,安全风险难防范

  
  是否允许私家车进入网络约租车平台,是当前各界争议的焦点。
  
  李晓雷指出,目前快车实际是“亏本式”倾销,是违背市场规律的不正当竞争。
  
  “快车计价方式是每公里9角9,还没有起步价;目前市场上耗油最低的低档车,油价都在每公里9角左右,这样一来明显是亏本的”,李会长分析,快车司机之所以愿意以这样的低价跑车,是因为有滴滴公司补贴,但是这种补贴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李晓雷称网络约租车平台与传统出租车相比,最大的差别是安全保障机制。他将出租车比喻成“流动的门面”,不过危险系数比门面高。他称,出租车公司有专门的安全制度,“驾驶员有限责任,出租车公司承担的是无限责任”。
  
  在乘客出现交通意外以及车辆出现事故等方面,有出租车公司作为后盾支撑。“网络约租车平台,基本就是通过商业保险进行赔付。”
  
  在长沙市交通运输局运输处处长雷毅华看来,运输行业具备一定的特性,客运市场安全风险防范尤为重要,对于车辆、司机从业资格都要有要求,“报废车自己开没问题,营运显然不行”。
  
  他称,公共运力需要保持持续、稳定供应,网络约租车平台上的私家车主跑车较为随意,“出现停运事件,可能引发交通瘫痪”。
  
  【被动变革】
  
  借鉴专车思维,出租车酝酿变革
  

  在李晓雷的设想中,将来应该是出租车+互联网式融合发展,对市场细分,互相不冲击。网络约租车定位为出租车的一种,不过,其不享受路面巡游揽客的权力。传统出租车则既能网络平台揽客,也能在路上巡游拉客。
  
  不过,对于出租车营运模式、体制是否会进行变革,他表示,还有待征求意见稿正式出台,“有可能降低目标管理责任费(份子钱)”。
  
  员工制、注册制,是近年呼声较高的一种声音。李晓雷称,实际上,目前推进慢,是出租车司机不愿接受,“员工制强制性的‘五险一金’并不受司机欢迎,他们更希望直接拿钱。”
  
  李晓雷说,“网络不是敌人”,整个出租车行业也准备在公司治理方面借鉴网络思维,提升驾驶员服务质量。
  
  一名行业人士则分析道,网络约租车将来会被“收编”,成为网络版“出租车”。
  
  他山之石
  
  国外如何监管网络约车
  
  方式一:完全禁止
  
  在国际上,出租车供给比较充裕及发展较好的国家和城市,对网络约车往往采用完全禁止的政策。包括西班牙、德国、巴西、日本、韩国等十几个国家。
  
  方式二:纳入体系
  
  以伦敦和纽约这两座城市为代表,由于早已建立了约租车监管机制,因此他们将互联网“专车”服务归类为约租车管理体系。
  
  方式三:分层监管
  
  墨西哥城有大概14万辆左右的出租车,对约租车,政府要求司机所使用的车辆价值至少为20万墨西哥比索(约合7.6万人民币),并要求Uber等按1.5%的税率纳税。在监管机制上形成分类分层体系。
  
  方式四:使其合规
  
  目前,美国的加利福利亚、科罗纳多和华盛顿的哥伦比亚特区,这三个地区明确立法支持网约车的合法化。地方政府将Uber等互联网约车平台统称为“交通网络公司”,即将所有利用互联网技术约租,运输车辆基于私人车辆或非专业类客运车辆提供盈利性合乘的客运服务企业位于此类,并属于政府的行业监管。(据央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交通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