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交通频道 > 正文

这条铁路100年前后施工对比图,懂的人知道,中国真的不一样了!

2017-09-21 10:09:1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编辑:陈珏

  “100年前,外国人嘲讽能修京张铁路的中国人还没出生,而今天,中国人已牢牢把握世界铁路修筑史上的制高点!”

  1905年,詹天佑主持修建中国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112年后,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配套交通工程,京张高铁于今年3月29日正式动工,截至9月14日,新八达岭隧道已安全掘进至5000米,并顺利穿越目前开工建设的全世界埋深最大的高铁地下车站——长城站。

  几天前,记者组织参加了一次采访活动,来到施工现场,拍摄大量照片,带你感受中国的百年巨变。

百年前,京张铁路居庸关段

 

无人机航拍今天的京张高铁新八达岭隧道工程的出入口

八达岭隧道施工图

  八达岭山脚下的青龙桥车站,距北京市区约60公里,是中国的“百年老站”。1905年,詹天佑主持修建京张铁路,在这里做了一个漂亮的“人”字形迂回。这条由中国人自行设计、不使用外国资金及人员修建的铁路一扫近代中国建筑工程之耻。

詹天佑

  如今,早已是国家保护文物的青龙桥车站静静地坐落在崇山峻岭之间,但从地下山体内部不时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震动,又预示着新的奇迹将要诞生。

  没有修不成的隧道没有建不成的高铁

  “京张高铁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在八达岭地区,我们的新京张和110年前修建的老京张有一个历史和地理的交叉。新的八达岭隧道就是下穿老京张铁路,从著名的‘人’字形铁路下面过去。”在八达岭隧道及长城站的工程沙盘旁,中铁五局总经理助理兼京张项目指挥长陈彬向在场的记者介绍道。

  陈彬表示,京张高铁承载着重要的历史及文化意义,它是冬奥会交通服务重要的保障,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经济服务线,是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示范线,以及中国高铁引领“一带一路”发展的一个重要窗口。

新八达岭隧道工程沙盘图

  据了解,与目前现有的明挖以后再覆盖的所谓地下站不同,长城站是完全在深埋于八达岭地下100多米的位置开挖的。整个车站的建筑面积为3.6万平方米,相当于7个足球场大小。车站最大跨度达32.7米,横断面积近500平方米,最大埋深102米,是目前全世界埋深最大的高铁地下车站。

  在不久的将来,旅客从高铁上下车后,不需要任何的交通工具,就可以通过扶梯上长城。

八达岭长城站沙盘图,图中绿色部分为扶梯

  据陈彬介绍,八达岭隧道长城站浓缩体现了中国隧道施工技术的领先水平,无论是设备配置、施工组织,还是整个开挖技术,都是国内领先的。陈彬言语中透着自豪:“这也是综合国力的体现,如果没有当前的经济实力,这个车站是没法修的。”

  他还强调:“中国高铁的建造技术更是世界领先。特别是八达岭隧道的建造技术,用中国铁路总公司总工程师何华武院士的话说,如果把这个隧道打通,这个车站建成,那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就没有修不成的隧道,没有建不成的高铁!”

  北京城区至八达岭长城站

  仅需20分钟

  施工现场,一条隧道不断向前延伸,整个隧道轮廓面抹有素混凝土,颜色和质地都与灰色的水泥砂浆类似,在隧道内各种光照下呈现出阴阳分明的光影,极富质感。

在一位施工人员的引导下,参观者见识了修隧道的“神器”——预应力锚杆与锚索,通俗说就是强化了的钢筋与钢索。在隧道的拱顶面上,整齐排列着一个个洞孔,成束的预应力锚索从洞孔内伸出,再由一个锚头进行锚定,这样就实现了对隧道的支护,而不需要额外架设钢架进行支撑。

  项目总指挥长陈彬还向大家介绍说,整个隧道大跨采用较为先进的“品”字形开挖工法,要分11步才能完成。

八达岭长城站内部,可在隧道拱顶面上看见对隧道起到支护功能的预应力锚索。

  每一个大工程都与民生息息相关。京张高铁建成后,从北京到张家口变得更方便了,今后北京居民吃到更好质量的食材将变得更加容易。

  按照总体安排,隧道正洞预计2018年8月31日前全线贯通,隧道将在同年10月全线贯通,铺轨2019年4月全线铺通,整个京张铁路将于2019年年底通车运行。届时,乘京张高铁从北京城区至八达岭长城站仅需20分钟。

  英国媒体称

  京张高铁又是一项建筑壮举

  在观看沙盘时,记者注意到,新老京张铁路在军都山的居庸关-八达岭一带基本上是平行相伴而行的,但相比老京张铁路在山脚处依山势而建,京张高铁的修建可谓是开山辟路、穿山越岭。

  尤其是在八达岭段,由于坡度太大,老京张铁路只得以“人”字形的设计克服技术上的不足,而京张高铁则直接打通了一条长度为12公里的新八达岭隧道,使得铁路得以穿山而过。

  “这是国力的综合体现。”陈彬再次感慨国力提升的重要性,“由于技术装备和经济实力都达不到,当年詹老爷子没有能力修建12公里的隧道,只修建了一公里左右。”让他敬佩的是,詹天佑靠聪明才智解决了大坡度、运力不够等问题,“人”字形铁路的运用是那个年代一个新的技术亮点。陈彬说,京张铁路也是我们传承老京张精神的文化线,在青龙桥车站,新的京张高铁和老京张铁路有一个空间的交叉,赋予我们新的京张精神和新的京张文化。

  新的京张高铁不是对老京张铁路的否定,而是对詹天佑的致敬。这是两种技术的交流,更是两个时代的对话。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表示,100多年前中国人好不容易建成一条铁路就觉得是件骄傲的事,而现在我们的超级工程水平领先全球。从这个历史跨度看,确实是中国人100多年奋斗的结果。

  张颐武说:“现在我每参观一次中国大工程,就会觉得这些工程其实是在为我们国家、为整个社会向更高的平台发展做准备。中国人正是靠着这些实实在在的工作,给世界创造着我们的奇迹,也是对世界的巨大贡献。”

  英国《泰晤士报》8月初这样写道:“一旦京张高铁建成,将是中国又一项建筑壮举。中国工人和工程师已修建跨越‘世界屋脊’的青藏铁路,还在新疆等西部偏远地区修建世界上最长的沙漠高速。”谈及国外对中国大工程的关注,历史学者纪连海有感而发:“100年前,当时的外国人说,会修这条铁路的中国人还没出生,而今天,中国人已牢牢把握世界铁路修筑史上的制高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